野性之妙 | 专访德国野生动物摄影师英戈 · 阿恩特

2017-7-21 15:45:00

 

  

中国摄影家(以下简称中):阿恩特先生您好,在一则访谈中您提到小时候经常逃课到附近的森林中观察动物,是这样吗?

  英戈· 阿恩特(以下简称英戈):哈哈,并不是总逃课。不过在我的童年时光里,我的确把大量的空闲时间都花在与森林里的动物为伍上了。在我的家乡法兰克福,城市边缘就有大片的森林,骑自行车5-10 分钟就能到达。小时候,我住在距离法兰克福市中心约15 分钟骑行距离的地方,在我家附近就有大片的森林。一定程度上,我也受到了父亲的影响,他是一个狂热的鸟类观察家,跟随着他的脚步,我的童年基本上都是在森林中度过的。

  中:那么您是从何时开始将森林和森林中的动植物摄入您的镜头的呢?

英戈:大约从十二三岁起我就开始使用相机拍摄照片了。我拍摄的第一个对象是野生兰花,在德国生长的野生兰花与热带地区的野生兰花不同,都长得很矮小,但是很美。而我第一次拍摄的动物是翠鸟,这种害羞的小鸟很警觉,不容易拍摄,因此需要搭建掩体,最好的方法是用一些小鱼作为诱饵,并且把装好诱饵的盒子放在水流当中,然后在掩体中耐心等待。经过一段时间后,翠鸟就会发现获取这些食物如探囊取物般便利,于是会在一天中来两三次以大快朵颐,在它们进食期间,我就可以顺利地拍照了。当时我13 岁,也就是说那已经是35年前了!这就是我作为野生动物摄影师的起点。

  

  海岸棕熊 阿拉斯加

中:您什么时候开始立志成为一名职业野生动物摄影师呢?

  英戈:事实上,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确立这个人生目标了。我喜欢观察动物,同时把拍摄它们作为我观察、了解它们的最终目的,因此我一早就决定要以此为生。我在学校读书期间,就反复拍摄野生动物,不断锤炼自己的拍摄技巧,在我19 岁从学校毕业的时候,德国的兵役制度要求年轻人积极参军,如果不参军的话也要参加工作,用其他形式为国效力。因此我就决意成为一名职业野生动物摄影师,接受政府委派的拍摄任务。在那时,德国的职业野生动物摄影师都是非常成熟的摄影师, 一般都在四五十岁左右。在他们眼里,那时只有19 岁的我就是一个毛头小子,不被重视,所以那段时间我的收入也是少得可怜。但我坚持拍摄和投稿,逐渐地我的作品开始刊登在报纸、出版物上,我也赚到了一些钱。我几乎把所有赚到的钱都用来购买新的照相设备和胶卷。就这样,在21 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到国外拍摄,在斯里兰卡拍摄了5个星期,尽我所能地拍摄了当地的动物和风景,并成功把这批作品卖给了德国的杂志,这也开启了我环球旅行进行野生动物拍摄的生涯。

随后我去到印度,进行了第一次主题性拍摄,我以猴子为选题在印度展开了为期六周的拍摄。其间我拍摄了焦特布尔(Jodhpur)沙漠中的一群哈奴曼叶猴,它们是传说中印度神灵哈奴曼的勇士,享受着当地人特别的供奉和宽容。我追随那群哈奴曼叶猴,拍摄它们从日出到日落的活动,在它们睡觉的时候我也回到旅馆休息,在它们醒来之前,再去它们的栖息地继续跟踪拍摄,就这样持续不断地拍摄了六个星期。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以某一种动物为主题进行专题、叙事性的拍摄。这次拍摄的作品获得了巨大成功,杂志社买下了这批作品,其中的一幅还获得了许多奖项。最重要的一个奖项是英国的野生动物摄影奖,这个奖项在野生动物摄影界有着重要的地位,通过这个奖项,我获得了英国的一些工作机会,也逐渐为人所知。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五次获得这个奖项,但是第一次获奖的意义对我来说是无可取代的。从那时开始,我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出版商、杂志编辑,也可以获得更丰厚的稿酬,从而可以前往多个国家,不断丰富我的拍摄和创作,比如,在美国拍摄海象,在埃塞俄比亚拍摄另一种猴子。1999 年,我获得了德国《地理》(GEO)杂志的第一个委任项目,拍摄变色龙。从那以后,我与德国《地理》杂志展开了长期合作,平均每年拍摄1-2 个项目。到目前为止,我在《地理》杂志上已经发表了约25 个专题故事。和《地理》杂志的合作是我职业生涯的重要里程碑,凭借这本杂志在业内的影响力,我的名字为更多人所知,同时还获得了许多摄影奖项,不仅是野生动物摄影的奖项,还包括2005 年的世界新闻摄影奖、2006 年的德国科学摄影奖等等。也是从1999 年开始,我频繁地在世界各地进行野生动物拍摄,每年中有大约6 个月时间都在外拍摄,约6 个月时间在工作室里工作。当然,现在的情况是,要做一名职业野生动物摄影师非常艰难。职业摄影师很多,比如时尚摄影师、新闻纪实摄影师,但是职业野生动物摄影师目前在德国仅有四五位。

  

  猎豹 肯尼亚

  

  山地大猩猩 卢旺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