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使用无人机航拍:撞树撞墙也不能撞人

2016-4-8 15:36:00

摄影吧(sheying8.com)
无人机应用越来越广泛,随之带来的安全隐患也急需相关监管措施跟上 CFP供图

  你甚至没有注意到它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它们如今已经闯入了你的生活。它们是无人机。

  绞尽脑汁回想一下,最早注意到这种超越了玩具的飞行器,大概是在电影里:电影《星际穿越》里,男主角开着车捕获了一架无人机,使用它给家里的收割机充能;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里,男主角改进了一架带有4个螺旋桨的“遥控飞机”,用它窥探到了一位同学的自杀。

  渐渐地,有关无人机的消息多了起来:快递开始选择用无人机送货;真人秀电视节目普遍使用无人机进行拍摄;汪峰用无人机吊着戒指跟章子怡求婚;2016年的央视春晚上,无人机似乎比某些演员还抢眼。

  再然后,无人机俨然就是普通的“家用电器”了:人人都知道了生产无人机的“大疆”;淘宝上的无人机卖家铺天盖地;邻居老大爷也买了一架无人机,只为了拍摄2016年早春里盛放的鸡鸣寺樱花。

  对此,有人赞叹技术的进步,也有人哀叹隐私被侵犯。还有一些人觉得,是时候给满天飞的无人机拴上一根风筝线了。

  “汪峰求婚神器”

  当年成了“爆款”

  一年前,歌手汪峰操纵着一架白色无人机,让一枚9.15克拉的钻戒空降在了章子怡面前,这一“创意求婚”除了让汪峰成功登上头条,也使得无人机火了一把。再加上之前闯白宫、近期送快递的新闻,无人机成为了一段时间最受关注的关键词之一。而到今天,无论是梅花山梅花盛开,还是鸡鸣寺樱花绽放,头顶飞过一两架航拍无人机,已经不再是新鲜事。

  35岁的南京人老顾是一名专职摄影师,他如今使用的无人机,正是知名的无人机品牌大疆的“精灵二代”,也就是“汪峰求婚神器同款”,而这款机器当年还成了店里的“爆款”。

  老顾算是用无人机比较早的一批人之一。早在2013年,从小就喜欢玩航模的他,就购买了大疆的“精灵一代”航拍飞行器,大约花了6000元,用于拍摄南京全景、高速公路堵车等等。2014年青奥前,又购进了续航时间更长、稳定性更强的“精灵二代”,二代基本款的价格有所下降,大约需要4000元,如今,这个系列已经出到了第4代。

  老顾表示,他还配备了许多专业设备,例如专业的Gopro运动相机、无人机稳定云台、实时图像传输和接受装置,以及架在遥控器上的监视屏幕,总体算下来,大约需要13000元。

  几年里,他带着这台机器,几乎把南京的所有地方拍了个遍。“有这样一台机器还是很方便的,”他说,“过去需要俯拍全景,一般会找一座高楼,但是在拍某些场景,比如高速公路的时候,周围并没有这么一个高点,这时候,无人机就发挥了作用。”

  第一次驾驶无人机,老顾觉得还算顺利。“就是对机器的性能不太了解,用遥控器有时力度稍微大一点,就飞远了,此外因为室外有风,所以也增加了一点控制难度。”

  不过几次飞下来,也就驾轻就熟了。“一般来说,遥控范围是一公里,但是在没有图像传输的时候,必须在可视范围内,最高飞过300米。”

  飞机眼睁睁掉湖里

  只能脱衣服下水抢救

  尽管运用熟练,但老顾还是出过不少“飞行事故”。

  他表示,无人机有个天敌——温度。

  “温度会影响电池耐久性,温度太低、太高都不行。高温容易引起电池电机过热超载,一般能飞15分钟,温度高只能飞10分钟;冬天0度以下,电池大概5分钟就衰减没有了。”

  老顾曾大意过,导致他的无人机变成了“落汤鸡”。2014年夏天,无人机刚买回来不久,有次他在玄武湖拍湖景,飞机正飞在离水面约30米高的地方,突然他发现,飞机开始“缓缓下降”。“我以为还有10%的电,应该可以飞回来,哪想到这么快就没了。”“当时飞机在离岸边100米不到的地方,我始终想让它飞回来,却发现做不到。”

  他解释,如果飞机没电了,它就会开始缓降,飞机就不再受遥控器控制,“它只管不砸下来,但不管降哪儿。”当时,他立马丢掉遥控器,脱衣服跳入湖中。当天正好公园因为维修没有开门,周围没人,这一举措并没有引起“围观”。三四分钟后,他手托着飞机和相机,游回了岸上,“飞机当时大概沉到了水下一米。”

  “亏好我捞得快。”尽管第一时间用矿泉水冲掉了湖里带上来的泥沙、并拆开飞机及相机的机壳进行了烘干,但他还是付出了代价,“云台出了故障,只能花两千多换了一个。”

  同样的事,去年夏天又发生了一次,这次返航过程中,落进了游泳池。“亏好装了保护圈,亏好落点附近人不多。”看着飞机缓缓下落,他无奈摇头,啥也没说,直接跳入泳池,把飞机捞了上来。“这次是相机进水,电池也报废了。”

  宁愿撞树撞墙

  也不能撞人

  而比温度更可怕的,是风。

  为了掌握风速,老顾特意买了个手持风速仪,每次都是看好风速才起飞,可依旧挡不住无人机被摔的厄运。“在建筑物中间穿行,一旦有强行扰流穿过,飞机基本没法控制;有时候明明风不大,可也许到了某个路口、或楼边上,风突然旋起来,也控制不了了;日常三四级风,到了水面、江面上,风速可能就是六级,起飞容易,可就是没法控制它飞回来。”一旦失去控制,飞机撞上墙,旋翼断了再正常不过了。几年来,光维修机器和买电池,老顾就花了4000多元。摔的次数多了,老顾觉得自己已经“摔得有了心理阴影”,每次起飞前都得给自己做一番心理建设,鼓鼓气。

  好在虽然摔了挺多次,可从没伤到过人。这点老顾很重视,“虽然飞机是缓降一阵落地、不是快速坠落,但还是有安全隐患。”因此,他从不在人多的地方飞;偶尔在人群上飞,一拍完照,就立即飞到空旷地方,此外,只要旁边有人,一定会安装旋翼的保护圈,防止伤人。万一飞机失控,他也有了处理经验。“从感觉控制不太灵活,到飞机完全失控,有个3-5秒的反应时间,这段时间我马上猛推操控杆,让飞机去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宁愿撞树、撞墙,也不能撞人。”

  如今随着无人机智能化程度更高,上手更加容易,用的人也更多。“前段时间去趟梅花山,一个小时内至少两三架从头顶飞过。”老顾说。不过,无人机的安全性,也引起担忧。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设计研究所副所长郑祥明指出,虽然目前流行的这种无人机速度不快、范围不大,相对安全,但是,高速旋转的旋翼,还是会对人造成伤害;加上地面障碍物多,飞行环境复杂,最好不要在人多的地方玩飞行器,而且儿童不要独自操作。市民可以在旋翼外装上保护圈,减少危险性。

  无人机应用火爆

  企业看到了商机

  无人机的火热,让企业看到了商机,也让一个个无人机俱乐部先后出现。

  2015年下半年,宏图三胞“飞虎队”成立。这个原本只是由爱好无人机的企业员工组成的团队,开始成为企业转型发展的一部分,立志于为所有爱好无人机的人提供专业指导和支持,把无人机推广出去。

  任职于宏图三胞Brookstone产品中心的朱耀,今年35岁,他既是“飞虎队”的“元老”,也是团队如今的负责人。他介绍,自己本身也是个无人机爱好者,此前和几个同事一起,为公司新大楼做了一个航拍宣传片,没想到一下火了,于是组建了团队。去年下半年,公司将无人机产品引入终端产品销售,“飞虎队”也就此正式成立。

  朱耀介绍,团队初创时,只有十几人,他们来自公司各个部门,在不同岗位上工作。随着无人机普及,购买无人机和爱好它的员工越来越多,如今“飞虎队”已经有近百人加入。他们的“装备”让人眼花缭乱——从几千元的大疆无人机“精灵系列”,到两

  万元左右的“悟”系列,乃至六七万元的专业八旋翼无人机,一应俱全。而且“飞虎队俱乐部”也专门成立了部门,有了专职人员。吸引众多购买了无人机的顾客,也纷纷加入这一俱乐部。

  如今,这个团队名气渐涨,甚至已经接到了不少商演机会。包括开幕式的无人机表演、企业年会航拍等等。

  但是朱耀表示,“飞虎队”还有更大的目标。他们中的几名成员,正在民航局主管的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中国AOPA)考机长和教员资格。此外,他们还打算申请成为中国AOPA的授权培训学院,未来招募学员,从事专业测绘、航拍等无人机任务。

  在网上搜索南京的无人机俱乐部,你很容易就能找到“组织”——2015年下半年之后,它们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出现。

  2015年9月23日,翼诺-启迪无人机俱乐部在位于南京金鹰国际购物中心新街口店B座7楼的大疆无人机体验店正式成立,发布会当天吸引了众多市民的驻足围观。大家纷纷掏出手机拍照,前来咨询的客户更是络绎不绝。

  另一家无人机俱乐部“南京炫翼”于去年10月正式成立。

  “在南京炫翼无人机俱乐部内,大家可以互相交流学习无人机知识,同时还可以共同研究飞行原理、交流操作拍摄技巧、手工DIY无人机、晒成品级飞机。”一位俱乐部成员介绍。

  无人机发展史

  所谓无人机,即不载人的飞行器。按照技术来划分,无人飞行器可分为无人固定翼、无人直升机、无人多旋翼飞行器、无人飞艇、无人伞翼机、扑翼式微型无人机等六大类,而前三类应用最为广泛,其中无人多旋翼飞行器又由于其结构简单、价格相对低廉的特点,应用场景迅速拓展、发展前景最受关注。

  多旋翼小型无人机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发展历史。

  早期的多旋翼无人飞行器飞行时不太稳定、很难控制。直到20世纪90年代以后,得益于技术发展,重量仅为几克的导航系统才被研制出来。

  2006年至2010年,国内外的民用小型无人机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2010年,法国的Parrot公司发布了世界上第一款真正受到大众关注的四旋翼无人机AR.Drone,它不仅控制简单、可实现悬停,还可以通过WiFi将所搭载相机拍摄到的图像传送到手机上。AR.Drone最终大获成功。同一时间,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股将多旋翼飞行器商业化的热潮,多旋翼飞行器进入快速发展期。目前,中国的DJI(大疆创新)、美国的3D Robotics、法国的Parrot成为这一市场的龙头企业。

  短短几年间,小型无人机实现了从普及到跨越的高速发展。

  目前,小型无人机已经由原来的以发烧友和爱好者为主的娱乐功能向航拍、搜救甚至物流等领域发展。

  繁荣与混乱并存的市场

  从2014年开始,无人机开始被人们熟悉。这得益于“大疆”的成功。

  大疆创新名声在外,在硅谷科技精英和风险投资家眼中,常被用来与苹果对比,号称“无人机领域的苹果”。从2006年公司成立到2014年,大疆已占据全球民用小型无人机市场份额的70%,大疆2014年销售额超过30亿人民币,已然成为市场的领头羊。

  有专家说,成本与价格上具备优势,而技术上又领先国外,国内无人机企业的成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选择无人机作为自己的创业项目,有些获得了风险投资,有些则是众筹资本也要上马。

  2015年9月,位于麒麟科创园机器人产业园二楼的南京奇蛙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就开始众筹无人机项目,据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原本计划众筹50万元,结果整个众筹期45天结束时,一共有1740人支持了这个项目,众筹金额达到5661677元,在淘宝众筹平台无人机类别排名第一。

  这极大地鼓舞了这家创业公司的热情,也坚定了他们对市场的信心。

  并非只有研究者和生产者有这样的信心,与市场息息相关的销售者更是信心十足。在淘宝上搜索“无人机”,你能得到浩如烟海的网页,任何人只要出得起几千元钱,就能买到一台真正的无人机。

  不过,从海量的网页上,也能看出目前中国无人机使用的失序。首先,购买无人机并不需要提供任何证明,只要有钱就可以购买。其次,在网上,无人机与玩具和航模的界限被人为模糊了——你搜索无人机,航模与玩具也被一并搜索出来,在某些网页上,你甚至能看到“最低适用人群2岁”的无人机。

  一方面是繁荣,一方面是混乱,这就是无人机极速普及后的现状。

  危险与隐私

  当无人机越来越普及时,无数人赞叹技术的进步,感叹人类的飞行梦想正在一步步实现,而另一部分人则觉得,应该给无人机拴上一根“风筝线”。

  无人机反对者觉得日渐普及的无人机是危险的,实际上,有关无人机事故的新闻不绝于耳。

  美国巴德学院此前公布的一组数据让很多人感到诧异:2013年12月17日至2015年9月12日期间,无人机和遥控飞机与民航共发生了327起危险接近事件,其中28起导致航班为了避免与无人机相撞而改变航线。

  去年4月有媒体报道,北京一科技公司的三名员工,在没有航拍资质、未申请空域的情况下,操纵无人机进行航空测绘,造成多架次民航飞机避让、延误,军队出动直升机迫降的后果。这三名员工因构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一审被平谷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

  2015年6月,一架无人机坠毁于南京地铁一号线交通学院站至药科大学站区间内,造成列车停车。11月,一段名为“精灵3500米高空偶遇战斗机”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一架遥控操作的多旋翼无人机在中国某城市上空数百米处悬停拍摄,差点与一架疑似正在着陆的喷气式战斗机相撞。

  无人机伤人事件也时有发生,高速旋转的锋利叶片不光威胁着操纵者,也让很多无辜者遭殃。

  还有很多人担心满天飞的无人机会侵犯自己的隐私。

  “无人机大多是执行航拍任务的,它能飞得很高,但上面装的高清摄像头又能看得很清楚,谁知道它在拍什么!”一位市民愤怒地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自律与他律

  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发布的《2015中国无人机报告》显示,国内具有培训资质的无人机驾驶员培训机构共43家,取得驾驶员合格证的有1250人。AOPA是管理国内无人机的行业协会组织。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A)执行秘书长、无人机管理办公室主任柯玉宝介绍,中国的无人机在2万架以上。但基本上都处于没有监管的“黑飞”状态:“飞行员”没有资格证;起飞之前没有向相关部门征得飞行许可;也没有在指定空域飞行。

  怎样才不算“黑飞”?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人员要有航空器驾驶执照。第二,航空器要有适航证书,相当于汽车的行驶本,包括了国际登记证、试航证以及电台执照。第三,要申报飞行计划。

  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只有极少数无人机不是“黑飞”,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驾驶直升机还需要申请,还需要“驾照”,“难道遥控飞机也要驾驶证?”一位受访者这样反问。

  实际上,无人机爱好者这个群体主要分为两个部分,有组织的和个人的,个人爱好者大多不知道相关规定,一些爱好者行业协会则充当了自律者的角色。

  目前,民航局已出台《关于民用无人机管理有关问题的暂行规定》《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等一系列规范性文件。但是遗憾的是,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应用领域的日益广泛、飞行活动的日益频繁,目前仍难以形成有效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庆峰在今年的两会上带来了关于将无人机监管列入民用航空法的议案。“加快立法监管无人机行业迫在眉睫,这不是为了限制,而是为了保障其依法健康发展。”

  2013年12月17日至2015年9月12日期间,无人机和遥控飞机与民航共发生了327起危险接近事件,其中28起导致航班为了避免与无人机相撞而改变航线。